第1章 爸爸你要死翹翹啦

南城北郊區。

福利院後院。

一群七八歲的小蘿蔔頭中間圍了一個白白嫩嫩的小女娃。

隻見她胖嘟嘟的小手指了指在場最胖的小男孩,奶聲奶氣的道:“你個餓死鬼就不能少吃一點嘛,你看看把小胖吃的,手臂比我的腰還要粗呢!”

旁人紛紛質問,隻有小胖“撲通”一聲跪下!“閻微微,你救救我吧,我也不想吃那麼多可是我就是控製不住嗚嗚,……”小胖子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淚,拽著閻微微的紅裙子哭訴道。

這可嚇壞了在眾的小朋友們,一個個灰頭土臉的跑走,生怕被沾染上他的不正常。

見人都走光,閻微微神色嚴肅的捏了捏小胖子肥嘟嘟的臉,“餓死鬼,你還不快從小胖子的身體裡出來?”

“啊疼疼疼!小少主,你怎麼來人間了,閻王爺要是知道你……”餓死鬼冇有掙紮,從小胖的身體裡出來,飄蕩在空氣中。

閻微微把昏迷的小胖安置好,四歲半的閻寶寶惡狠狠的瞪著鬼,奶凶道:“你不說我不說爺爺是不會知道的!”

餓死鬼嘿嘿一笑:“小少主請放心,我誰也不說!”

“哼,這小胖子是我的朋友,不許附他的身,聽到冇有?”

閻微微掐著腰警告它。

“遵命!”

“還冇問小少主,你來人間是乾嘛來啦?”

餓死鬼小心翼翼道。

“找爸爸!”

奶糰子握緊粉拳,堅定道!閻微微在爺爺的藏寶閣裡找到了爸爸的生死簿。

爸爸今生名叫閻薄琛,二十八歲,屬狗,天蠍座,在人間是大名鼎鼎的南城首富閻家的掌權人。

生死簿中記載,今日,正是一年一度閻薄琛來福利院捐款的日子。

突然,一陣劈裡啪啦的鞭炮聲,福利院熱熱非凡。

是閻薄琛來了!閻微微邁著小短腿一路小跑到前廳,呼吸急促,小臉紅撲撲的,遠遠看到一具高大的背影,閻微微加快速度向男人跑去。

“爸爸~爸爸~微微好想你呀!”

閻微微抱住閻薄琛的大腿不肯鬆手,眼淚鼻涕一塊兒蹭在他的褲腿。

閻薄琛低頭看到一個小糰子,她皮膚很白,紮了兩個可愛的丸子頭,圓圓的大眼睛眨巴眨巴盯著他看。

“鶴年,把她抱走。

閻薄琛聲音冰冷。

身後一清冷的少年來到閻微微麵前蹲下,溫聲道:“不要在這裡打擾爸爸好不好?哥哥帶你去彆處玩。

閻微微眼角掛著淚,看到漂亮的小哥哥,彎眸甜甜一笑:“哥哥,你好呀~我叫閻微微,是閻薄琛的閻哦~你呢,叫什麼名字呀?”

“謝鶴年。

謝鶴年感受到閻薄琛一身冷氣,不在多說,趁著小糰子冇反應過來,直接把人抱在懷裡。

閻微微好久好久冇有被人抱了,好溫暖呀~小糰子眯著眼,享受的躺在謝鶴年的懷抱裡,小聲嘟囔道:“哥哥,為什麼爸爸姓閻你姓謝呢?”

謝鶴年臉色一僵,隻是片刻,他恢複如常,輕聲道:“我不是閻總的兒子。

他隻是一個被閻薄琛收養的普通小孩,唯一比他人幸運的就是他被安排到了閻薄琛的身邊學習。

“對哦,爸爸還不到三十歲,怎麼會有鶴年哥哥這麼大的孩子呢!是微微的腦袋瓦特了。

小糰子軟糯糯的聲音,讓謝鶴年一點也怪罪不起來。

“閻總,這一批剛滿十四歲的男孩都在這裡了,您看看,都很優秀的。

院長爺爺一一介紹道。

“這個,小小年紀高中的課程都學完了,今年,剛剛拿到國內第一大學的錄取通知書!”

“還有他,從小習武,武術天分了得,是難得一見的天才,剛剛拿下南城少年組武術第一名!”

“最後這個,更是計算機界的天才,短短幾年裡,他攻破了國外多個防火牆,參加比賽,也是拿獎拿到手軟!”

……閻薄琛淡淡的道:“那就都要了。

隨口的一句話,決定了幾人此生的命運!院長爺爺臉上瞬間笑開了花,“哎!好好!”

“鶴年,五百萬打到院長的賬戶。

閻薄琛轉身便要離開,閻微微見狀顧不得多想又抱上大腿,軟糯糯的叫著“爸爸~”閻薄琛終於正眼瞧向她,冷嗤道:“哪裡來的醜丫頭,鶴年,送她回去。

“是。

“不嘛~爸爸,你不要趕我走,你會死翹翹的~”軟軟的嗓音說出的話卻很不友好。

閻薄琛蹲下身子和小糰子平視,語氣惡劣,玩味笑道:“小小年紀就會詛咒人了,你家裡人怎麼教你的,嗯?”

一個腦瓜崩直接給閻微微的額頭彈出了個又紅又腫的大包。

閻微微哭唧唧,癟著嘴哼了哼:“寶寶冤枉,爸爸你最近是不是睡不著覺嘛,你是被女鬼纏了身,要是遲遲不解決你真的會死翹翹的~”“再說了,我的爸爸就是你呀!”

謝鶴年見小糰子還在胡言亂語,連忙要把她抱走!他實在不忍心看到如此可愛的糰子被心狠手辣的閻薄琛處決。

“等等!”

謝鶴年的手僵在原處。

閻薄琛大手一攬,直接把小糰子抱入懷中,臉色陰沉,“說,你還知道什麼?”

她說的冇錯。

已經一月有餘,他每晚噩夢連連,夢中正如她所言,是一個紅衣女人纏著他。

小糰子在他的懷裡蹭了蹭,嗯哼一聲被閻薄琛掐住臉,閻微微嘴裡含糊不清的道:“爸爸,疼~”閻薄琛看了眼時間,距離下一場會議隻有一刻鐘,快來不及了,他懶得廢話,在眾人震驚得目光下抱著閻微微上了車。

車裡。

閻微微依舊抓著閻薄琛不放,惹的他皺著眉道:“鬆手!”

“不!”

閻微微沉浸爸爸的溫柔鄉中。

閻薄琛毫無感情從身上把閻微微揪了下來,語氣不耐煩道:“解釋,你為什麼會知道我夢中的紅衣女人?”

閻微微摸著他的額頭,神叨叨的悠悠道:“你眉頭緊皺,印堂紅而黑,很明顯,你是被女鬼纏上了身呀!”

閻薄琛冷哼一聲:“那你有什麼解決辦法?”

團寵小奶包又去抓鬼啦
上一章
下一章
目錄
換源
設置
夜間
日間
報錯
章節目錄
換源閱讀
章節報錯

點擊彈出菜單

提示
速度-
速度+
音量-
音量+
男聲
女聲
逍遙
軟萌
開始播放